倒在贵州山火里的两个年轻人 被大火吞没前打出了最后的电话

2024-02-25

2月23日,贵州黔西南州普安龙吟镇笼罩在沉沉的雾气里,弥漫着山林燃烧后灰烬的味道。4天前,山火从相邻的六盘水市水城县花嘎乡花水村烧到这里,“应急抢险小分队”里负责驾驶洒水车、洒水的项姚兴和邓璞在灭火过程中被大火围住,不幸牺牲。

邓璞,生于1995年,29岁,退伍军人,红旗社区居委会副主任;项姚兴,生于2001年,23岁,货车司机。

▲2月23日雾气下的龙吟镇

项姚兴的小叔接到了目前已知的项姚兴生前倒数第二个电话,电话里,项姚兴对小叔说:“着了着了,跑不脱了。”

当地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月19日那天,火不是一片连着一片烧的,是跳跃着滚过来的,一秒时间就可以跳几十米远,火站起来有七八十米高。有的火星被风吹远了,落到哪里就又烧起一片。

大火烧过的洒水车

摩托车架子和黑色灰烬

在人群再次到来之前,大火烧融了的洒水车、焦炭般的摩托车架子、黑色的灰烬,遗留在荒无人烟的山路上,这里是邓璞和项姚兴牺牲的地方。

▲两人牺牲处,洒水车、摩托车的架子

当地人介绍,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项姚兴的哥哥项姚忠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过去两年发生山火,项姚兴都是开着项姚忠砂石场里的这辆洒水车去救火。

平时应对山火、水灾等,龙吟镇有自己规模10几个人的“应急抢险小分队”。邓璞的堂哥邓吉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分队成员都有各自的工作,“平时各自在自己的岗位,有紧急情况就集结在一起,乡镇基层都是这么做的。”

龙吟镇每年几度发生山火,小分队成员、石古村村支书王志才都在一线参与救火工作,但他说自己从没遇到过今年2月19日那么大的火。

这一次,在专业消防队伍到来之前,龙吟镇自发集结了几百人的队伍救火,他们中有村干部、有党员,也有普通村民,镇委书记是总指挥,镇长是副指挥。

▲救火时所在的公路

火从这条山路下方向上烧,龙吟镇救火队伍决定放弃这条山路以下的地区,依托这条山路建好一道防火隔离带,不让火烧到上面去。

山路上方有一家酒厂。作为为数不多的企业,酒厂是当地的重要财产。一旦酒厂被烧,火势会变得更猛烈,“不可想象。”山路转过去另一边山路下方,还有几户人家,人员虽已撤离,但他们的家还在土地上。

趁着火还没有烧到这条山路以上,救火队伍制定了前述方案。就在那条山路上,项姚兴和邓璞分别负责开洒水车和站在洒水车侧面控制水管。王志才负责组织用割草机割草,试图割出防火隔离带。

但火势的发展,远超救火队伍最初的想象。

“有一个点的火往上窜,已经穿过山路,根本就控制不住,我们就开始撤离。”王志才回忆道。

当天中午,普安县气象台继续发布大风黄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12小时内龙吟等地将受到大风影响,平均风力可达8级以上,阵风9级以上。

王志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救火队伍分别向两边撤离的时候,火速越来越快,他跟邓璞、项姚兴分开的时候,距离自己停车的位置也就三四百米。王志才撤离后还没回到自己的车上,意外就发生了。

参与救火的村民陈列金是第一个发现项姚兴遗体的人,他当时是回去找自己撤离时遗落下的摩托车。大火呼啸而过,空气中都是灰尘。走过还在喷水的洒水车,他看到摩托车只剩下炭黑的骨架,在陈列金摩托车骨架前,是项姚兴的遗体,通体几乎烧焦,没有任何生命体征。

陈列金拿出电话,传出了自己看到有救火人员身亡的信息。

过了一会儿,烟散去了一些,陈列金又看到了前面邓璞的遗体。

在距离两人牺牲处20米的山坡上,一头小牛被烧得只剩下一滩骨头。

▲小牛被烧得只剩下一滩骨头

项姚兴、邓璞为什么撤离得慢?龙吟镇党委书记周俊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想是因为洒水车里还有水,他们想把这些水都洒出去,多灭一点火,多控制一下火势,他们还想多坚持一下。

当地人说,这个冬天,普安几个月没下雨,却下了加剧生态林干旱的雪,“雪一砸,草更枯,树更枯,更容易引起火灾。”

2月19日,贵州省森防指办决定启动森林火灾Ⅳ级应急响应。

“他本没有救火的义务和责任”

当地数百名群众自发为项姚兴送行

几天前,“贵州数百群众为救火牺牲者送行”引发关注,当事人正是项姚兴。

项姚兴的哥哥项姚忠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那天送行的队伍有三四百人,都是平日里得到过项姚兴帮助、“觉得他好”的人,还有在外打工的人听到项姚兴牺牲的消息,专门赶回来送行。

“平时谁找他帮忙,他肯定会帮。如果他自己帮不了,他也会找到能帮的人。”项姚兴的一位好友回忆道。

龙吟镇是中国苗族第一镇,镇党委书记介绍,当地99.2%的人口都是苗族。按照当地习俗,项姚兴和邓璞都在牺牲后被抬上山进行土葬,灵堂则设在自家门前。群众为项姚兴送行,便是送他的遗体上山。

项姚兴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弟弟。青少年时期,父母外出打工,项姚兴兄弟3人由爷爷奶奶带大,都是家里的留守儿童。

项姚兴的爷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项姚兴12岁时父亲身患尿毒症,此后10几年卧病在床,家里经济负担很重。在这种情况下,项姚兴上了几天初中就选择了辍学,想学开车赚钱。

项姚兴的奶奶回忆,刚学开车的时候,项姚兴个子不够高,踮着脚才能上车。

而学会了开车的项姚兴,就再也没有停下来。疫情封控时期,项姚兴自掏腰包,开着车挨家挨户送方便面等物资。发生泥石流了,他开着车去把泥砂、巨砾抬到车上拉走,疏通道路。发生水灾了,他把车开过被水没过的桥,送走被大水困住的孩子。

后来,项姚兴在哥哥的砂石场里帮忙开车,拉运货物,也开着砂石场的洒水车去救火。

项姚兴辍学的决定,给弟弟留下了读书的机会。如今,在灵堂里为他守孝的弟弟已经是一名大学生。

当地人说,要说项姚兴做过的好事,一天一夜都讲不完。当地人还说,以项姚兴的车技,应该能冲出火场。

项姚兴的奶奶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道,当晚7点多,项姚兴开着洒水车回来拉第三车水,奶奶喊他把饭吃了,他没有应,奶奶端着锅追出去,他也没有停下来。弟弟跑向洒水车,丢了一件外套上去,给哥哥备用。

项姚兴的小叔看到山上火势越来越大,打电话去想问问项姚兴情况,没有拨通。当晚8点12分,项姚兴电话拨了回来,小叔听到他在电话那头说“着了着了,跑不脱了”。

当晚8点13分,曾向项姚兴致电但也未拨通的好友王清彪接到了项姚兴的来电。王清彪说,电话可能不是拨给自己的,是情急之下随便拨出的,电话里项姚兴没有对着他说话,但他听到项姚兴说“拐求了,拐求了”,当地人说,这是“完了”“糟了”的意思。

▲项姚兴的小姑在灰烬里寻找遗物

“他本没有救火的义务和责任,但他就是关心这里、关心这里的人,有一份‘大义’。”镇党委书记周俊说道。

2月23日晚,《普安政法》微信官号发布公示,拟确认邓璞、项姚兴见义勇为行为。

“英雄从小就有志向”

邓璞退伍后成为大学生村官

邓璞从龙吟镇考上了广西工程职业学院。家人介绍,他一直有一个英雄梦,所以后来他选择作为大学生应征入伍。

邓璞的女友介绍,在部队期间,邓璞因为父亲年事已高、母亲只有他一个孩子,家族里同辈的孩子都在外地工作、求学而选择回家。部队领导试图挽留邓璞,但最终没能改变他的想法。2020年,邓璞回到了家乡龙吟镇。

▲邓璞在部队时的照片

就这样,邓璞承担起替在外打拼的同辈们照顾家族长辈的责任。他的女友回忆,不久前,堂哥告诉邓璞二婶感冒了,很严重,叫邓璞带她去医院。邓璞赶到二婶家,却发现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去医院,邓璞也不恼,“开始买药,从家里自己买菜、买肉、买排骨,做饭去给二婶吃,直到二婶感冒好了。”

回家后,退伍军人邓璞成了大学生村官。2022年年初,邓璞在换届选举中被选为红旗村(居)民委员会副主任,任期5年。

邓璞在工作中的一丝不苟、果决与付出,被很多人看到了,镇里领导决定让他接手城管工作。堂哥邓吉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城管工作是建制镇基层工作里最难做的。

垃圾清理是典型的“脏活儿累活儿”,在部队里开了一手好车的邓璞主动承担起来,每天开着垃圾车清运垃圾。“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样做)真的需要很大的毅力。英雄从小就是有志向的。”邓吉春回忆道。

到村民家里走访、排查的时候,邓璞看到村民的房顶被冰雹砸漏了还没有修补,他便自掏腰包给村民补上。城管大队缺水,邓璞便去开车运水。

每次打火、抢险,邓璞的女友叫他注意安全,邓璞都会回一个“稳”字,代表有信心可以平安归来。今年2月19日下午5点,出发去打火的时候,邓璞还是回了一个“稳”字。而晚上9点之后,他的女友发出的消息,再也没有收到回复。

堂哥邓吉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邓璞他们并不缺乏救火常识,砍隔离带、洒水,这是他们都懂的事,但那天风实在太大了。

当地人说,除了砂石场的洒水车外,镇上灭火的工具主要是割草机和胶条拖把。

按照当地的习俗,邓璞也和项姚兴一样,遗体被送上山土葬。邓璞的女友拍摄了邓璞遗体安葬位置可以看到的景象,她说这是在“守护整个龙吟”。

▲邓璞的女友拍摄的邓璞遗体安葬位置可以看到的景象

追溯这场山火的源头,在六盘水,涉嫌违规用火导致山火的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邓璞和项姚兴都是未婚。

2月24日,龙年元宵佳节,是邓璞原定和女友一起到双方父母家商量婚期的日子。而项姚兴也早和自己的女友约定好在2024年年末结婚……

红星新闻记者 王辰元

编辑 彭疆 责编 邓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