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恐袭事件,后续影响有多大?| 新京报专栏

2024-03-25

原标题:莫斯科恐袭事件,后续影响有多大?| 新京报专栏

莫斯科近郊发生的恐袭事件,再次提醒人们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的紧迫性

当地时间3月22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近郊克拉斯诺戈尔斯克市“克罗库斯城”音乐厅遭遇恐袭后冒出火光。图/新华社

文| 徐立凡

发生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近郊音乐厅的血腥恐袭事件震惊世界,部分恐袭事件的直接参与者已被抓获。

据央视新闻报道,恐袭事件发生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于当地时间3月23日向国民发表电视讲话,誓言俄方将查明并惩罚所有幕后黑手。

普京表示,莫斯科和其他地区将采取补充性反恐措施。普京还说,期待同所有真正愿意真诚分担俄罗斯痛苦的国家进行协作,真正联手打击共同的敌人——国际恐怖主义。

据俄罗斯官方透露,4名被抓获的恐袭事件直接参与者均为外国公民。另据俄罗斯《报纸报》报道,恐袭事件的嫌疑人有6人,其中4人持塔吉克斯坦护照,但该消息被塔吉克斯坦方面否认。

目前,对莫斯科近郊恐袭事件的调查还在继续。可以肯定,此次恐袭后,许多事情将变得不一样。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遭遇恐怖袭击这种非传统安全威胁,俄罗斯将如何调整国内安保体制,其外溢成本是否会加诸到包括俄乌军事冲突在内的国际关系上。

俄罗斯国内安保面临更大挑战

此次恐袭事件发生后,“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IS-K)声称对此事件负责,美国反恐官员也证实ISIS-K是幕后嫌凶。但俄罗斯方面至今没有予以认可。

另据俄新社报道,一名被捕嫌犯承认,是招募人员通过互联网联系了他,并提出以50万卢布的价格进行大规模屠杀。该嫌犯称,他于3月4日从土耳其飞往俄罗斯。

无论是“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所为,还是另有幕后操纵黑手,目前的消息已呈现出一幅覆盖面积广阔的恐怖分子活动地图。

“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的“呼罗珊”一词早已有之,在中国史书中被称作“忽尔珊”“虎喇桑”,指的是包含了如今的伊朗东北部、阿富汗部分地区和中亚南部的一大块区域。

“呼罗珊”这个名字,显示了ISIS-K欲在上述地区“建国”的野心。事实上,ISIS-K的成员构成中就既有阿富汗人、巴基斯坦人,也有塔吉克斯坦人和哈萨克人。

在“伊斯兰国”(ISIS)曾建立的8个正式分支和37个省中,ISIS-K是目前最活跃、最凶残的一省。关于其劣迹,媒体已有不少报道。

但不仅如此,在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车臣、达吉斯坦、印古什地区还有ISIS的另一个分支ISIS-CP,而ISIS-CP与ISIS-K向来联系密切。

仅这两个“伊斯兰国”分支,就足以给俄罗斯造成巨大安全威胁。如果还有海外“招募人员”网上买凶,俄罗斯的安全压力将愈发增加。

2023年11月27日,普京签署了2024年度预算案。其中,国防支出占总预算的30%,安保预算占10%。俄罗斯将2024年收入目标定在35.1万亿卢布,这需要在2023年的基础上增长22.3%。

可以预想,如果安保预算不能满足新的安保挑战,俄罗斯可能重新发展在“混合战争”理论下涌现出来的私营安保公司,配合俄方的反恐行动。

对俄乌冲突不会有实质性影响

莫斯科近郊发生的恐袭事件,最令分析人士担忧的是,会否外溢到俄乌军事冲突中,导致战事烈度升级。

恐袭事件发生后,乌克兰方面多次否认与此事有关联。乌总统顾问波多利亚克表示,此次事件是“恐怖行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发言人也表示,“乌克兰从未诉诸过恐怖手段”。

但俄联邦安全局提供的消息显示,犯罪嫌疑人在实施恐袭后试图乘车逃往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并入境乌克兰,最终在俄布良斯克州被捕。

在全国电视讲话中,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表示,恐怖分子“试图躲藏并前往乌克兰,根据初步数据,乌克兰一侧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入境的开口”。

对于俄方的指控,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乌外交部随后作了回应,乌克兰军情总局甚至称恐袭事件是一次“假旗”事件。

虽然俄乌双方之间的危险语言逐渐升级,但此次事件对于俄乌军事冲突可能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

一方面,在俄罗斯本土安保遭遇严峻挑战的情况下,不大可能再度挤占安保经费用于军事;另一方面,由于担心国际能源市场陷入混乱,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日前表示,“不鼓励或支持(乌克兰)对俄罗斯境内的攻击”。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乌克兰方面的军事行动。

最新报道称,俄罗斯准备建立哥萨克民兵动员储备,或许就是平衡俄乌军事冲突和反恐行动的准备之举。

国际社会需在反恐上放下成见

就目前的消息看,莫斯科郊区恐袭事件大概率涉及域外策划、跨境实施等层面的操作。普京连续致电叙利亚、土耳其和塔吉克斯坦领导人商讨反恐问题,说明了这一点。由此,也再次提醒人们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的紧迫性。

随着大国博弈加剧、地缘冲突升级,国际反恐合作事实上已部分停滞。在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用“养蛊”方式把极端组织当作地缘工具的事例屡见不鲜。长此以往,无论哪方的安全利益都难以得到保证。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在其社交平台账号上称,是其组织的武装分子在莫斯科郊区袭击了一处“基督徒集会”,之后“安全撤回基地”。按其说法,显然视基督徒为其敌人。

2022年底至2023年初,ISIS-K除袭击了巴基斯坦和俄罗斯驻阿富汗的大使馆外,还对一家当时有中国企业代表下榻的酒店发动了袭击。该组织还曾发布一段长达48分钟的视频,公然针对中国。

非传统安全威胁距离谁都不远。此次莫斯科恐袭事件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普遍对恐袭行径予以强烈谴责,一致明确反对国际恐怖主义。

面对恐怖袭击,除了谴责之外,接下来一段时间,更需要各国尝试放下成见隔阂,在应对恐怖主义上拿出全球平等合作的新方案。做到这一点很难,但迟早要做。

撰稿 /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 / 马小龙

校对 / 张彦君

大学家长群越发普遍,问题出在哪里?| 新京报快评

假都不敢请,医院规培生为啥这么难 | 新京报快评

莫斯科近郊遭严重恐袭,背后发生了什么?| 新京报快评

热议清华 “巅班”,背后有对“颠覆性创新”的期待 | 新京报快评

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被判刑,一堂法律警示课 | 新京报快评

欢迎投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