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因被人举报没被提拔重用 沉迷网络游戏"氪金"百万

2024-02-08

张勇,男,1973年7月出生,1994年8月参加工作,2004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大龙镇乡镇企业管理站工作员;大龙镇综治办主任;亚鱼乡副乡长;团县委副书记、书记;县体育局局长;田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党委书记;县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万山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党校校长;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常委、副书记;铜仁市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局长;铜仁市生态环境局党委书记、局长。

局长为网络游戏“氪金”百万,提拔无望在网络中寻求升级

张勇出镜忏悔

2023年1月,张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铜仁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23年8月,张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23年12月,张勇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

1994年8月,张勇大专毕业后,被分配到玉屏自治县大龙镇工作。因工作能力突出,24岁他被提拔为亚鱼乡副乡长,成为当年玉屏自治县少有的科级年轻干部。在组织的关心培养下,张勇30岁被提拔为正科级、40岁被提拔为副处级、45岁被提拔为正处级。然而,由于他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放松了党性教育和党性修养,渐渐初心失守,价值观出现偏差,廉洁底线步步退让,走上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为党员干部敲响了警钟。

小节失守,丧失原则埋祸根

参加工作之初的张勇,勤勉务实,在担任田坪镇镇长、党委书记时尽职尽责,带领当地干部群众苦干实干,让镇里的工农业和经济发展有了较大变化。

“那时张勇还是比较踏实肯干的,大家伙听说他出事了,既感到意外,又觉得惋惜。”田坪镇田坪村党支部书记杨国兵回忆说。

党员干部的成长不是看他走得有多快,而是看他走得有多远、有多稳。张勇走上领导岗位后,放松了党性锻炼,价值观开始走偏,沉浸在权力带来的“甜头”中飘飘然起来。2011年下半年,时任田坪镇镇长的张勇,第一次以筹集购房资金为由向管理服务对象刘某张口“借”钱,刘某为维系与张勇的关系,分2次转账4万元至张勇的银行账户中。也是从这时开始,张勇陆续收受红包礼金和高档烟酒。

一些不法商人老板看在眼里,纷纷围到张勇身边以“兄弟”“朋友”相称,与他“勾肩搭背”“明来暗往”,如此亲清不分为张勇走上违纪违法道路埋下祸根。商人冯某某、刘某等人每逢春节,必会到张勇家中送上红包和高档烟酒等,经历过几次后,张勇对此习以为常,感觉理所当然。

“冯某某、刘某等人逢年过节就到家里来看看,送上一些烟酒或红包,刚开始我还有一点警惕心,到后面就坦然接受了,这为后来的腐败埋下了种子。”张勇反思说。腐化堕落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在内心疯狂生长,最终导致一步步丧失原则底线,在被“围猎”和求“围猎”中走上不归路。

党员领导干部从不注意小事小节,到走向严重违纪违法道路,都有一个从小过到大错、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张勇腐化堕落的原因,就是不注意小事小节,在与商人老板称兄道弟、推杯换盏中放松了警惕,在小恩小惠前丢掉了原则,最终没有抵御住金钱的诱惑,坠入违法犯罪的深渊。党员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面对各种诱惑,要把好“第一关”,守住“第一次”,只有在思想上筑牢防线,在行为上明确界限,才能不给“迈第一次步”“伸第一次手”以机会。

贪图享乐,权钱交易陷其中

张勇在与众多商人老板交往过程中开始追求奢侈生活,喜欢喝名酒、开好车、住豪宅,醉心于吃吃喝喝、热衷于奢靡享乐。他在铜仁市区某高档住宅区的房屋面积有200多平方米,并且装修奢华精美。收入仅有工资、不够开销怎么办?他就以“借”或协调关系为名向管理服务对象索要钱财和高档烟酒。

2015年至2016年,张勇利用担任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思州新区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职务上的便利,为开发商田某在思州新区相关项目推进方面提供帮助。张勇认为,他给田某帮了大忙,使其既节省了时间,又增加了收益。2016年10月,张勇以装修房屋缺钱为由,向田某索要30万元。

“当时我准备在铜仁买套房,觉得在思州新区征地拆迁方面帮田某做了大量的工作,让他的经济效益各方面都很好,就以装修房子缺钱为由跟他借钱,后来一直没还给他。”张勇在谈话时交代说。

“考虑到张勇确实提供了帮助,但我又不想和他有直接经济往来,就安排我表弟魏某将钱拿给了他。”田某在接受询问时说,他让表弟到张勇的家中送上了30万元,并掩耳盗铃般由张勇出具了借款期限为一年的借条。事后,张勇一直未按借条约定时间还款,也从未表现出还款意向。

2015年至2020年,张勇利用担任万山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党校校长等职务便利,为商人何某某在项目承揽方面提供帮助,以借款形式索取、非法收受何某某财物共计48万余元;2020年至2022年,张勇利用担任铜仁市生态环境局党委书记、局长的职务便利,为商人谭某(另案处理)在环保治理项目承揽、项目招标代理、环保处罚等方面提供帮助,索要、非法收受谭某财物共计74万余元……经查,张勇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为17名商人老板提供帮助,累计收受他人财物524万余元。

局长为网络游戏“氪金”百万,提拔无望在网络中寻求升级

图为张勇简历照

党员干部如果被“享乐”摧毁了心智,用不义之财为奢靡享受买单,触碰纪法底线,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张勇在贪欲作祟下,把权力当作享乐和捞取金钱的资本,奢靡享乐之风最终结出了腐化变质的恶果。党员干部要强化党性修养,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多比吃苦和奉献,不比安逸和享受,真正将心思用在苦干实干、为民造福上。

玩物丧志,沉迷游戏毁前程

近年来,由热衷网络游戏引发的贪腐案件时有发生。那些因沉迷于网络游戏而引发贪腐的党员干部,在现实生活中受到纪律规矩的约束,便追寻在网络游戏世界里通过虚拟身份“放飞自我”的快感。回头再看,那看似酣畅淋漓的“游戏人生”,一旦跨过了廉洁底线,终将一步步跌入深渊。张勇就是其中之一。

2021年,铜仁市、区两级党委政府换届,张勇自认为组织会安排他到区县担任主要领导,却因被人举报而迟迟没有等到被提拔重用的消息。他不但没有反思自身问题,反而感觉万念俱灰,认为自己已经到了仕途的“天花板”。就在此时,一款网络游戏进入了他的视野。

局长为网络游戏“氪金”百万,提拔无望在网络中寻求升级

张某受贿案庭审现场

“在游戏里面只要你舍得充值,就能快速升级,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张勇试玩过几次这款游戏后,便沉迷其中,在网络中寻求升级的满足感。

“有两三个老板想得到我们局里的项目,我答应有机会就安排。他们看到我在玩游戏就跟我聊起来,并许诺可以为我充值,有个老板先后给我充了10万元。”张勇交代说。

张勇在陆续要求身边的商人老板为他所玩游戏充值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工资和收受的钱款充值到这款游戏中,截至案发,张勇为游戏充值高达百万余元。作为“人民币玩家”,张勇只需要充值便能升级技能,带领队友取得胜利,面对队友的恭维和夸赞,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沉迷于游戏中的他,把大量时间精力花在玩游戏上,对本职工作不管不顾,不作为、乱作为。单位干部职工怨声载道,10余人联名向纪检监察机关和其他相关部门实名举报反映问题。

玩物丧志,究其根本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不健康的“兴趣爱好”背后,画出的是一条条贪贿的轨迹。张勇玩而无度,在物欲沉沦中不可自拔,直至逾越理性的界限、纪法的边界,前程尽毁。党员干部当敲响玩物丧志、“因好致害”的警钟,正确选择个人爱好,涵养正气,夯实思想阵地,建强精神家园,做到好之有道、爱之有度。

心存侥幸,对抗调查成徒劳

早在2008年,张勇任玉屏自治县团县委书记、县体育局局长时,曾因与他人违规合伙投资入股经营企业、违规组织单位职工外出考察学习被玉屏自治县纪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然而,他面对组织的教育不知警醒,面对受到的处理无动于衷。到铜仁市生态环境局任职后,在组织对其有关问题进行函询时,他又妄图避重就轻欺骗组织,辜负了组织一直以来的培养教育。

2020年,谭某出资购买了一辆越野车送给张勇,为了掩人耳目,张勇安排谭某将该车登记在自己弟弟张某(另案处理)名下,由自己使用。2021年,铜仁市纪委监委根据收到的问题线索,核查其收受车辆问题,面对组织核查,张勇安排其弟弟伪造证据予以对抗。

为了使事情看起来顺理成章,张勇指使弟弟将购车款通过银行转账至谭某账户中,再打电话要求其将购车款取出以现金形式返还。

“知道我被举报后,我让弟弟给谭某写了张借条。后来纪委函询时,还是担心会东窗事发,就让我弟弟把购车款全部以转账方式转给谭某,然后又跟他说,钱是我弟弟拿的,能不能把这些钱返还给我弟弟。”张勇交代说,虽然知道自己这些拙劣的伎俩逃不过组织调查,但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妄图减轻自己的罪责。

然而,一切注定是徒劳。

“人生没有后悔路,不可逆转。”张勇被留置后写下了自己的忏悔。人生没有如果,张勇要面对的,只能是漫漫铁窗生涯。